为什么现在杀毒软件免费了广大网民反而不满意了?

我这个人很邋遢,不爱整理房间,

书房一直很乱影响办公效率,

门上的广告也懒得清理,

有朋友要来串门,觉得会丢人,

遂到“小红帽”去雇人。

小红帽是一家传统的家政公司,

在我们这片声誉不错,明码标价童叟无欺,

邻居们都从这找人。

我从那里雇了一位阿姨,

她帮我收拾书房、擦广告,

我给她钱,长期如此。

有一天听人介绍,有一家新开的“大数字”家政公司,

可以免费的帮人整理房间,

开始觉得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没敢尝试,

但身边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选择大数字,

有天朋友来串门,

“呦,你这么邋遢的人房间这么整洁,找家政了吧?”

“嗯···嘿嘿···”

“找的哪家啊?”

“小红帽啊。”

“什么?!你还花钱找呢?谁不知道有一家不花钱的,服务同样好,你还花钱,是不是脑子有问题?”

于是迫于“不用免费就是脑子有问题”的舆论压力,

我也开始找大数字做家政。

他们干起活来不比小红帽差,

所以我也开始和身边的人推荐他们,

大家一传十,十传百。

渐渐的没有人再光顾小红帽,

很快就关门了,

听说阿姨因为接不到活,就搬去别处了,

日子一天天过去了,

他们说:

你门上的广告换成我们的吧,我们这么造福社会,让更多人知道不是很好么?

他们说的很有道理,我同意了。

于是我家门成了他们的专属广告牌。

又过了段时间

他们说:

你每天都叫我们来,太麻烦了,

不如我们自己定时来吧。

他们想的很周到,我同意了。

于是他们有了我家的钥匙。

又过了段时间

他们说:

你这卧室什么的都挺乱的,

我们也帮你整理了吧。

他们热情勤奋,我同意了。

于是他们每天都整理卧室,把每个抽屉都整理遍。

又过了很久

他们开始倦于清理广告,只对其他家政公司的广告表现勤奋。

他们开始随意进出我家,甚至还安排员工住下。

他们开始谈论我的电脑里有什么视频、每天吃什么、套套的使用频率。

这时我才发现,他们是多么丑陋多么恶心,

但我已别无选择,不愿同质化的公司都破了产,

能生存下来的,都变成了同样的嘴脸。

我开始想阿姨了。

而阿姨 已经饿死了。

而把她逼死的 正是我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其实我并不用瑞星啦···

之所以叫小狮子是为了和大数字对应,

一小一大,一红一绿···听起来也萌萌哒!

不只是杀软,在很多领域都存在这样的恶意价格战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也想过写一下大数字如何逼的众多家政公司也变为免费模式,

大家慢慢都赚不到钱,只能搞一些歪门邪道,整个产业就这样被搞臭。

脑洞不够了就直接把小狮子写死了。

看看京东天猫的价格战,

京东天猫烧钱压低价,

淘宝卖家也得跟着压价,

实体店和网店差价越拉越大,慢慢没了活路,

只好卖来路不明的低价品,

慢慢消费者买不到好东西了,

但他们仍以为价格战中自己是受益方。

作者:Cesar Bonaparte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王刚博客 » 为什么现在杀毒软件免费了广大网民反而不满意了?

赞 (0) 打赏

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

支付宝扫一扫打赏

微信扫一扫打赏